所在位置:首页 >> 廉洁文化 >> 廉政文苑
我的父亲关山月的艺术人生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0-11-18 08:58:42点击次数:305
【字体大小:
转载分享:
0

今年是我的父亲关山月诞辰108周年。他是1912年农历九月十六日出生于广东省阳江县埠场镇果园村,即现今的那蓬村,原名关泽霈。自小他在乡间读过私塾,还在平冈小学上过小学,后毕业于阳江师范学校。20岁时,他考入广州市立师范本科。学习期间,他曾在假期用“子云”笔名回阳江举办个人画展,参加抗日宣传。

父亲22岁时开始离开家乡,先在广州当小学教师,后又进入“春睡画院”随高剑父老师学画,由老师为其改名“关山月”。

父亲曾在澳门举办第一个“抗战画展”,其中有4幅作品入选中国美术展览;接着在曲江、桂林举办“抗战”画展,结识了夏衍、黄新波、余所亚等人。后又行万里路,途中在昆明及四川乐山、成都开画展,结识了很多爱国文化名人,如郭沫若、老舍、陶行知及画家徐悲鸿、张大千、刘开渠、庞薰琹等。

上世纪四十年代,父亲带着母亲,和赵望云、张振铎同行,沿河西走廊到敦煌观摩研究古代佛教艺术。他在妻子的彻夜秉灯协助下,艰苦地临摹壁画近百幅,所以,五十年后在妻子的遗像前,父亲满怀深情地写下一句“敦煌烛光长明”来纪念她。

当年,那批敦煌临画在成都、重庆展出时,美国新闻处处长欲出高价收购,但父亲不肯割爱。此后,不论人生路上经历过多少曲折艰辛,他始终都把该批画带在身边。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文革期间,父亲爬上梯子,把这批画收藏在屋顶的夹板层里的情景。

后来,这批敦煌临画同他一生的主要代表作品都捐给了国家,现藏于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前不久,这批画被邀去了敦煌艺术研究院展出,震惊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观众。最近,这批画又返回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展出,开幕式时我应邀出席并致辞。在展览会上,我再次看到那些震撼人心的作品,激动得几乎忘记了自己要讲什么。这批画是父亲在婉辞杭州艺专教授职务之后,决心去行万里路,去敦煌探宝而成就的,最终也成为他在艺术道路上一个新的起点。

前不久,广州美术学院的领导在该校开学典礼上,还专门向学生们讲述了关山月老院长这段敦煌探宝的经历,鼓励学子们要珍惜学习的好时光,努力学习。

大家都知道,父亲在他的艺术道路上,为祖国作出了许多贡献。

1948年,高剑父老师任广州市立艺专校长,他亲自写信聘父亲任该校的中国画科主任、教授。1949年,父亲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他在学校任教期间,曾与学生们一起参加了“广州市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运动的游行,由此被列入登报的“黑名单”,还收到一封无落款的恐吓信,信纸上只画了三颗子弹。为免受迫害,父亲只身去到香港,找到了中共党员黄新波同志,经他介绍参加了香港进步美术家团体“人间画会”,会长是张光宇。在那里,父亲第一次学习了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那年7月2日,父亲与油画家李铁夫都接到被推选为全国第一次文代会代表的通知,但因交通受阻未能成行。父亲生前对我讲过,准备去北京开会的前一晚,他同李铁夫老师在一间茶楼里等船,等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没等到。虽然父亲因没能出席全国第一次文代会而遗憾,但值得安慰的是,他的作品《春耕》参加了大会举办的《艺术作品展览会》。

当时,为迎接广州解放,香港“人间画会”把31位爱国画家集中起来,大家凑钱买画布和颜料,用了20多天时间,日夜加班,合作绘制了高30米、宽10米的巨画《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画面是毛泽东主席站着挥手的全身像。

1949年11月1日,父亲和张光宇、王琦、黄茅、杨秋人、阳大阳、麦非、谭彦等人乘坐从香港九龙开往新中国成立后的广州的第1班车,亲自护送该画回广州。11月7日,该画被悬挂在当时广州最高的建筑物爱群大厦西外墙。

1958年底,父亲接到北京中国外交部的通知,要他到欧洲主持“中国近百年绘画展览”。因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张仃老师要回北京参与新建十大建筑的工程规划设计,只好把任务交给他去完成了。

那段时间,父亲带着展览一直在法国、荷兰、比利时、瑞士进行巡回展出。直到1959年4月底,父亲接到中国驻瑞士大使馆转来北京的电报通知,要求立即回国,才结束了这次欧洲之行。回到北京后,才知道要为北京人民大会堂作大画。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国务院办公厅将关山月和当时任南京国画院筹委会主任的傅抱石,分别召往北京接受任务,为北京十大建筑之一的人民大会堂合作一幅巨画。题目是周恩来总理定的“江山如此多娇”,创作内容取自毛主席的《沁园春·雪》词意,时间限在国庆节前完成。任务是光荣而艰巨的。父亲和傅老分别是岭南画派和金陵画派的画家,他们在北京每天一起研究、交流,互相提意见,反复修改草图,用两个月时间,经四稿后才基本通过。随后在四个多月的创作过程中,大家都从全局出发,从效果考虑,发扬各自所擅长的优点,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在一致的目标下,他们都能自觉地在合作的过程中,甘当对方的助手,乐做对方的配角,同时又务求保持自己的风格和特长,全力以赴来对待这项严肃而又艰巨的任务。《江山如此多娇》的前景松树和远景的长城雪山是父亲画的,这是因为傅老知道他有画祁连山雪山远景的成功经验。而大河上下的流水瀑布和山岩则由傅抱石创作,他们分工合作,互尊互让的作风,使画面上既保留了不同的艺术风格,也达到了最佳效果。

创作期间,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郭沫若老先生多次莅临指导,启发画家们的创作思路。陈毅副总理说:“创作《江山如此多娇》,在画面上必须突出一个‘娇’字。既要概括袓国山河的东西南北,又要体现四季变化的春夏秋冬;不仅要表现‘长城内外’与‘大河上下’,而且要描绘出‘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要有江南又有塞北,要有长城又有雪山。只有在这‘多’的气势中才能体现出‘娇’来。”郭老提出画面上应该出现一轮冉冉初升的旭日,并对两位画家说:“一定要保持各自的风格,又一定要使画面求得和谐统一。”9月中旬周总理在陈毅同志的陪同下,来到人民大会堂现场作最后审定,周总理一边赞扬,一边又提出画面要加大,他明确地说:“至少要加宽两米,加高一米。”并提出太阳要加倍放大, 太阳上色要用最好的朱砂,才能永葆光辉。父亲和傅老按照总理的指示日夜加班修改,画幅最终从原来的550cm×700cm扩大到650cm×900cm。

9月27日,周总理亲自去请毛泽东主席为该画题词,当时毛主席不在北京,去了乡下,但他还是在百忙之中写了4幅“江山如此多娇”题词,并且在有的字旁打了圈。回函中写道:“供选择。”大家分析,加圈的应该是毛主席自己感到满意的,不妨挑圈多的字拼起来。拼出来的效果果然十分和谐。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张正宇教授负责把“江山如此多娇”六个字放大描摹在画面上,整整用了一个通宵的时间才完成。画上的大印章“江山如此多娇”是由齐燕铭镌刻的。

之后,毛主席的四幅书法中三幅分别送给了父亲、傅抱石、张正宇各人收藏,另外一幅则存放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作为档案资料收藏。

1959年9月29日晚上,大画《江山如此多娇》装裱完毕,赶在国庆十周年的盛典之前,悬挂在新落成的北京人民大会堂北大厅。那是以后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宾合照的地方,也是值得人们怀念和向往的地方。

在1977年毛主席逝世一周年纪念活动时,父亲把他珍藏的毛主席书法《江山如此多娇》捐赠给中共中央办公厅收藏了。现在广州美术学院关山月故居客厅挂的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回赠的水印复制品《江山如此多娇》,上面还有“中共中央办公厅复制”的印章,也成为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纪念品了。

父亲还曾为北京天安门城楼、北京军委大楼、北京政协大楼、国务院中南海等国家重要场地作画。当年,不少人问他,辛苦吗?他常常回答三个字:“很荣幸!”他一次又一次地把南粤大地的“岭南画派”带上一个又一个新的平台。

父亲在他的艺术生涯里,也没有忘记用画笔来歌颂自己的故乡。

1973年,他三次到阳江、博贺、湛江林带访问写生,创作了《绿色长城》,这幅作品也成就了画家在人生艺术道路上的又一个新的高度,得到国内外学者和观众们的公认和赞赏。

1983年,父亲的作品《鼎湖组画》获广东省鲁迅文艺一等奖,他立即把奖金1000元全部转赠给家乡关村小学。我还记得当年学生们同写一篇作文,题目是《给关山月爷爷写一封信》,那一封封充满感情的信,永远激励着漠阳大地的儿女们。

父亲还创作了《乡土情》《榕荫曲》《巨榕红棉赞》等,都是为了描绘他心中的故乡,表达一个漠阳之子的乡愁之情。

父亲生前最后一次返家乡是在1998年底,回乡参加关村小学建校76周年暨“关山月教学楼”落成典礼,很多乡亲们至今都还记得当年激动人心的场面。

父亲生前向深圳关山月美术馆捐了813件作品,向广州艺博院捐了105件作品,向广州美术学院岭南画派纪念馆捐了145件作品。他也多次为家乡的桥梁公路和乡村小学捐画捐款,为家乡建设作了不少贡献。

今天,我们在纪念关山月先生,不只是要记住他的贡献,更重要的是要记住他的精神,学习他的精神,更好地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家乡越来越强大美丽!